高中生牛肉贩,割韭菜赚好几个亿,逃到美国住豪宅开豪车!


  在币圈,从来不缺屌丝逆袭,实现财富自由的故事。
  郭宏才,币圈人称“宝二爷”,一个高中毕业的牛肉贩。卖牛肉卖出了瓶颈,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比特币。
  从此,郭宏才All In币圈,化身“宝二爷”,活跃在币圈。
  短短4年时间,郭宏才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屌丝,成为了币圈大咖“宝二爷”。他一手握大量的比特币,一手站台ICO,收割了大量韭菜,赚到了几个亿的财富。
  2017年中国加强监管,将ICO定性为非法集资,禁止了ICO。郭宏才闻风而动,举家迁往美国。在美国,他住上了豪宅,开上了豪车,过上了几年前他想都不敢想的日子。
  那么,郭宏才是如何接触到比特币?又如何通过比特币改天逆命?
  
  1985年,郭宏才在山西平遥的小镇出生,小名叫二宝。
  郭宏才的爷爷是个小商人,他的父亲同样是个小商人。郭宏才父亲刚出社会的时候,爷爷给了父亲一笔钱,让他自己去闯荡,干什么都行。
  郭家的经商气息,很早就开始传承。
  小时候郭宏才并不太爱学习,脑子虽然聪明,但无心向学,成绩并不太好。
  2003年高考,他只考了300多分,大学都没有考上。
  父亲像爷爷一样,给了郭宏才1万元,让他去北京闯荡一番。
  郭宏才虽然成绩不咋地,胆子却挺大,而且思路也非常清奇。为了能够继续得到大学的熏陶,他只身跑到清华大学,在那里免费旁听了三年。
  在清华大学,他不光学习,还天天折腾怎么赚钱,以养活自己。
  他拿着父亲给的钱,买了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经常在网上看美剧学英语。他觉得这些美剧能赚钱,于是就刻成碟,拿去卖钱。
  他还做过很多生意,什么能赚钱,就做什么。
  这些小本生意,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收获,很多都无疾而终了。
  2006年,21岁的郭宏才已经厌倦了小打小闹的生意。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骑单车走遍全国。
  他先是飞到上海,然后骑着单车,一路回到北京。
  回来之后,他觉得不过瘾,于是又一个人骑行川藏线。
  
  有一天,在四川境内,疲惫不堪的郭宏才,遇到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女子。
  十几天没见过女人的郭宏才,即便看到母猪都倍感亲切,更不用说看到了肤白貌美的川妹子。
  于是,郭宏才大胆搭讪。
  这名女子名叫金洋洋,是四川农业大学的一名学生,当时也是骑着自行车,参加学校组织的活动。
  
  金洋洋见郭宏才一人独走川藏线,觉得这人挺有勇气,在郭宏才的再三要求之下,双方就互换了手机号。
  临分手时,郭宏才半开玩笑地说要去雅安找她。
  郭宏才当时并不知道,这个他一眼相中的女人,将会是他生命中的贵人,是改变他命运的一个女人。
  
  光棍郭宏才一直对金洋洋念念不忘,思念让他不顾一切,他直接去到金洋洋的老家四川绵阳。
  见到金洋洋的父母,郭宏才直接自报家门,说他是金洋洋的男友。
  金洋洋当时也是一愣,并没有反驳,默认即是承认。就这样,郭宏才把金洋洋拿下。
  不得不佩服郭宏才,总是不走寻常路,连撩妹的操作,都是那么风骚。
  2008年,金洋洋大学毕业,郭宏才就把她拐到了上海,两人准备一起创业。
  当时,开网店,还是一个风口。
  郭宏才的平遥老家,最出名的就是牛肉,他就琢磨着如何把家乡的牛肉,拿到网上去卖。
  于是,两人注册了天猫商城,是最早的一批入驻商家。
  凭着早期天猫商城的红利,两人把牛肉卖得有声有色。两人赚了一些钱,但郭宏才天生潇洒自由,先是买了一辆越野车,后又买了一辆加长版长城。
  有了钱有了车,夫妻俩带着孩子,开着车,全国四处旅游。
  随着天猫店红利逐渐消失,在网上卖牛肉和陕西特产,也不是那么赚钱了。
  郭宏才感觉事业遇到了瓶颈,也看到了自己一眼能望到头的生活;于是,他想改变一下自己,换一种活法。
  2013年,郭宏才拖家带口,重新回到北京。那个时候,郭宏才一直在参加培训,希望能找到做电商突破的办法。
  金洋洋初次来到北京,人生地不熟,闲来无事就喜欢到处瞎逛,希望能找到一些创业的路子。
  有一次,金洋洋来到车库咖啡,这是一个创业者们聚集交流的平台。那个时候,有一个叫李笑来的人,在车库咖啡布道比特币和区块链。
  
  金洋洋一听就着迷了,立马拿出十几万,买了几百枚比特币。当时,一枚比特币的价格,大概500元。
  刚开始金洋洋并没有把这事告诉郭宏才,但比特币的价格马上涨到了600元。
  人都是这样,亏钱了不愿意说,赚钱了就忍不住想说;金洋洋也没忍住,把花十几万买比特币的事,告诉了郭宏才。
  郭宏才吓得不轻,认为金洋洋是参加了传销,被骗了。他叫金洋洋马上把比特币卖掉,但金洋洋死活不干。
  万般无奈之下,郭宏才跟着金洋洋,来到了车库咖啡,结识了李笑来。
  谁知李笑来洗脑能力实在太强,没花多少功夫,郭宏才就被李笑来彻底洗脑了。
  郭宏才茅塞顿开,他再也不想卖什么牛肉了,比特币才是他的未来。于是,他辞去了卖牛肉的工作,其实他也没有工作,只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比特币。
  
  刚接触比特币,郭宏才就孤注一掷,问朋友亲戚借了不少钱,全部梭哈买了比特币。
  2013年底,郭宏才还做了一档《宝二爷手把手教你玩转比特币》的视频节目,正式以“宝二爷”的名号行走币圈。
  在郭宏才的指导下,金洋洋也做了一个节目《洋洋访谈》,专门访谈当时活跃于币圈的人物。
  就这样,火币网的李林、OKEx的徐明星、比特大陆的吴忌寒,都是通过这种方式结识的。
  但是,和很多新手刚进入币圈一样,还没赚到多少钱,郭宏才很快就面临巨额损失。
  2014年,发生了震惊币圈的门头沟交易所跑路事件,比特币价格崩盘,迎来了熊市。随着币价暴跌,郭宏才每天都看着账户市值缩水,很多钱都是借来的,这让他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当时,很多矿机厂商的矿机,根本卖不出去,他们只好自己拿来挖矿。
  比特大陆的吴忌寒,在深圳沙井有一个矿场,但当时用的是工业用电,每度电费要9毛钱。
  在几个朋友的资助下,2015年郭宏才跑到内蒙古,建立了一个比特币矿场。
  那里的电费便宜,每度电只要3毛钱,而且气候凉爽,正好解决了比特币矿机发热量大的问题。
  当时,郭宏才的矿场,每天能够产出500枚的比特币。但矿场一天的电费要去到50多万元,按照当时的币价,挖出的币卖掉后,刚够交电费的。
  这个时候,郭宏才意识到,只有比特币的价格上涨,他才有可能真正赚到钱。
  而要让比特币的价格上涨,就必须让更多人知道比特币,让更多人达成共识。
  几经周折之下,郭宏才将这个矿场卖给了比特大陆。
  为了扩大影响力,郭宏才以5000个比特币的成本,买下了BTC123,这个当时国内最大的比特币资讯网站。
  然后,他和金洋洋一起,开着他的国产加长车,开启了比特币中国行,走到全国各地,进行比特币布道。
  2015年,郭宏才就在全国进行演讲,但当时行情低迷,并没有太多人参加这种聚会。所以,“宝二爷”的名号,其实并不响。
  真正让“宝二爷”声名鹊起的,是在2016年。
  那一年,达沃斯经济论坛邀请郭宏才参加,他是作为矿场主的身份受邀请的。
  那个时候,郭宏才并不太清楚达沃斯是一个什么规格的会,以为就是几个兄弟吹吹牛。
  他没多想,穿着短裤衩和拖鞋就去了。
  谁知到了会场,由于穿着过于随意,被保安拦了下来,不让进。
  在主办方的协调之下,郭宏才才进到会场。
  会议期间,在一群西装革履的金融人士面前,郭宏才用他自学来的英文,侃侃而谈。他甚至大言不惭地说:比特币的市值会超过所有国家的GDP。
  
  在场的金融人士,都以为郭宏才疯了,现场只有一个了解比特币的人士,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这次参加达沃斯论坛,让郭宏才成功出圈,彻底火了。“宝二爷”也由一个无名之辈,成了一名币圈大佬。
  币圈是一个名利场,名来了,利也随之而来。此时的郭宏才,只有名还没有赚到大钱。接下来的一年,是郭宏才翻盘的一年,仅仅一年的时间,他赚到了别人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人会难一阵子,但不会难一辈子。郭宏才被套牢的那几年,确实过得挺艰难。比特币中国行,还让他欠下了不少债务。
  2017年,郭宏才熬到到了比特币牛市。随着币价上涨,他卖掉了一些比特币,用以偿还之前的亏空。
  随着比特币的赚钱效应越来越强,越来越多的新韭菜加入到炒币大军。
  与此同时,以太坊智能合约不断完善,将项目方发空气币的门槛降到非常低。那一年,成了山寨币ICO元年,各种各样的空气币横行。
  很多项目方,项目白皮书都是从淘宝上买来,改一改就发币出来圈钱。
  为了吸引韭菜进来接盘,项目方需要找一些币圈的大咖进来站台,有着大量粉丝的郭宏才,自然成为了项目方狩猎的对象。
  刚开始,郭宏才也是来者不拒,明码实价,站台一个项目,就要收1%的站台费。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郭宏才就站台了30多个项目,市值至少达到4个亿。很多项目,郭宏才自己都看不懂,他自己也不投资。
  只要项目方给站台费,他都不余遗力地卖力宣传。
  大量新韭菜疯狂蜂拥而至,那些空气币项目,刚上线的几天,往往迎来十倍八倍的上涨。
  韭菜接盘的时候,项目方就会高位抛售,让空气币的价格又迎来暴跌。
  就这样,韭菜手中的钱,进入到了发空气币的项目方,以及站台的郭宏才手中。
  随着ICO在国内愈发火爆,项目方肆意收割韭菜,跑路的事时有发生,有可能威胁到金融系统安全。
  2017年9月4日,央行联合七部门发文全面叫停ICO,将ICO定性为非法集资,经营加密货币交易所为非法行为。
  浸淫币圈4年之久的郭宏才,有着极强的政策敏感度。前一天他还在给ICO项目站台,第二天,他就组织了“ICO普法中国行”。其目的是为了响应国家号召,贯彻落实七部委的通知。
  
  通过站台ICO项目收割了大量韭菜的郭宏才,此时似乎也有一点点心虚。
  此时的郭宏才,手中持有的比特币以及站台获得的财富,花几辈子也花不完。于是,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后路,悄无声息地跑到美国去了。
  2018年1月,郭宏才第一次定位在美国,发出了一条微博。这意味着,他已经举家迁移到了美国。
  当年3月,他花了3000多万人民币,在美国硅谷购买了一套百亩的别墅大庄园。这套豪宅坐落在洛思·加图斯镇郊区的森林深处,这个地方富裕度是美国前33名。
  
  此外,郭宏才还给自己和金洋洋,各买了一辆劳斯莱斯。其中有一辆是白色,另一辆是劳斯莱斯老爷车。
  郭宏才在美国,过着富足的生活,时不时拍摄一些视频,传回国内。视频的内容,大多是对着粉丝指点江山,分析行情和币圈大事。同时,还不忘炫耀一下他的豪车豪宅。
  
  郭宏才在自己的豪宅里,开辟了一个小角落,在那里种满了绿油油的韭菜。他还在庄园的门口,挂上了一个“韭菜庄园”的牌子。
  每当韭菜长势喜人之时,郭宏才就会拿着镰刀,跑到庄园里面割上一茬。然后拿回厨房,炒着鸡蛋吃。
  郭宏才如今所拥有的财富,都来自于信任过他的韭菜,以及信仰比特币的接盘者。
  
  郭宏才爱钱,他也从不避讳这一点。他当时厌倦了卖牛肉,进入币圈,就是李笑来给他种下了一个财富自由的梦。
  只不过,大部分人的财富自由之梦无法实现,而郭宏才实现了。郭宏才的财富自由之路,正是通过收割与他有着同样梦想的韭菜来实现的。
  被割的韭菜们,在痛骂郭宏才的时候,是否也应该反思一下,一个高中生牛肉贩,为何偏偏就能够实现财富自由呢?
  其实,高中生牛肉贩只是郭宏才的一个币圈人设,他能实现梦想,在于他也着过人之处。
  高中毕业,他敢跑去清华大学租房子旁听;工作还没找着,他敢骑着自行车走川藏线;在大家还不知道比特币是什么的时候,他敢跑到内蒙古去开矿场;在达沃斯论坛,他敢用蹩脚的英语狂喷高大上的金融人士。
  种种事迹,都证明郭宏才这个人胆子很大。
  但面对2017年的ICO狂潮,郭宏才又异常谨慎,代言拿站台费可以,真金白银投资不可能。他知道这是泡沫,知道这是博傻,他心比谁都细。
  一个胆大心细之人,进入币圈之后,短短几年时间,改天逆命了。

原创文章,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ixunlou.com/archives/19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