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科数字坚持购买关联资产

电科数字拟购买的两项关联资产,雅迅网络被质疑业绩有水分,柏飞电子是多年前曾筹划收购又终止但而今重续。更重要的是,如果这次收购柏飞电子顺利,那么公司即将实施的股权激励方案中的目标就很容易完成了。
  本刊特约作者 路漫漫/文
  2021年6月,华东电脑(600850.SH)发布公告称,关于变更公司全称、经营范围暨修订《公司章程》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电科数字”。
  这是因为公司已不再从事自有品牌华东电脑的产销业务,为了适应公司经营管理及业务发展需要,进一步强化企业形象与品牌价值,确保公司战略意图的顺利实施并反映未来发展格局,所以才有一系列变动。
  名称变更容易,但业绩变更就没那么容易。过去5年,电科数字基本上是增收不增利。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60.61亿元、净利润3.06亿元、扣非净利润2.93亿元,到了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81.30亿元,净利润3.18亿元、扣非净利润3.19亿元。
  上海华讯网络系统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华讯”)是电科数字的主力军,2012年7月,被电科数字收编。2015年上海华讯实现营业收入37.36亿元,占整个上市公司的61.64%,实现净利润2.64亿元,占整个上市公司的86.30%。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62.87亿元,占整个上市公司的77.33%,实现净利润3.25亿元,占整个上市公司的102.20%。
  肥水不流外人田?
  2021年3月,电科数字披露《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拟向包括中电科数字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电科”)、中电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电科投资”)在内的82名股东购买其合计持有的厦门雅迅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雅迅网络”)99.76%股份。其中,上市公司拟收购中电科所持的雅迅网络26.02%股份,拟收购电科投资、金龙汽车、火炬集团、中铁五局、温州祯睿及黄咏青等76名自然人合计持有的雅迅网络73.74%股份。上市公司还拟向包括中电科、三十二所、中电国睿、国元基金在内的12名柏飞电子股东购买其合计持有的上海柏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柏飞电子”)100%股权。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5亿元。
  公告显示,本次交易的交易对方华东计算技术研究所(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三十二研究所)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中电科、中电国睿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国元基金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管理的基金,王玮自本预案签署日前12个月内,曾担任上市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本次交易的交易对方和募集配套资金发行对象电科投资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和持股5%以上股东;本次募集配套资金发行对象电科财务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
  早在2014年4月,电科数字就启动重大资产重组筹划收购柏飞电子。到2016年10月,交易各方一致同意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为何时隔多年之后,电科数字还是对柏飞电子念念不忘?
  雅迅网络主营业务为车联网终端、系统平台及相关服务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柏飞电子从事嵌入式系统关键软硬件业务,主要产品包括嵌入式计算机、高性能信号处理、高速网络交换、数据记录存储及信息处理模块等。
  前景预估都非常美好。
  对于交易标的,电科数字表示,通过收购雅迅网络和柏飞电子,可以有利支撑上市公司形成具有提供“云-边-端”一体化数字化整体解决方案的能力,形成“以解决方案为牵引,带动自主产品发展”的良好态势。雅迅网络并入后,上市公司可以结合雅迅网络商用车客户资源,为其提供交通运输、车辆监管等数字化解决方案,形成新的业务增量。雅迅网络可以利用上市公司在交通运输行业和乘用车客户资源进入乘用车市场,并利用后者在美德等国家设立的子公司,协助雅迅网络推动所承接的“一带一路”洲际物流项目在海外市场的布局,并逐步开拓雅迅网络车联网产品的海外市场。
  而柏飞电子并入后,上市公司在长期深耕的金融科技领域行业数字化解决方案中,利用柏飞电子强实时、高性能、高安全的软硬件系列产品,增加提升解决方案中的自有产品比例,提升附加值,提高收入利润率,更好地为金融科技行业客户提供高质量属性的产品及解决方案。
  不过,雅迅网络的问题不少。
  标的资产雅迅网络曾于2018年9月报送IPO申请,并于2019年8月申请终止审查。
  上海证监局于2020年9月出具《关于对致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上述监管决定显示,雅迅网络在IPO过程中存在软件研发收入确认缺乏充分依据、销售发货时间与出库时间矛盾、部分客户销售回款资金来源于发行人或其关联方、高管通过员工借款或供应商付款方式间接占用发行人资金等问题。
  在被质疑以及问询后,电科数字表示不再收购雅迅网络,但继续收购柏飞电子。
  柏飞电子真实情形
  2021年3月,电科数字披露的预案显示,2019年和2020年,柏飞电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62亿元、4.32亿元,净利润1.49亿元、1.28亿元。
  而6月份披露的修订稿显示,柏飞电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15亿元、4.24亿元,净利润1.28亿元、1.17亿元。
  营业收入合计少了5518.58万元,净利润合计少了3251.65万元。以上数据均未经审计,为何差异这么大?不过,两次披露的净资产的差异却相对较小,只有692.68万元。净利润数据差异这么大,为何净资产差异这么小?
  另外,作为央企下属企业的柏飞电子难道6月份之前不需要审计并表吗?在6月份还披露未经审计的数据令人费解。而在上报的央企系统中,柏飞电子的数据又是多少呢?
  过去几年,柏飞电子缴纳社保的员工数量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2016年缴纳社保人数305人,2017年291人、2018年268人、2019年276人、2020年297人。下属企业南京柏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缴纳社保人数30人,此后26人、27人。
  2012年,柏飞电子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下称“中国电科”),后者将柏飞电子定位为数字模块产品的专业级供应商,为中国电科下属电子装备研制单位提供产品配套。柏飞电子的客户主要集中于中国电科下属单位。
  股权激励又要躺赢?
  2021年3月,电科数字披露的《华东电脑第二期股票期权激励计划(草案)》,本激励计划拟授予激励对象2512.3376万份股票期权,对应的标的股票数量为2512.3376万股,约占本激励计划草案公告日公司股本总额的5.89%。授予的激励对象人数为315人(不含预留期权激励对象),行权价格(含预留授予)为每股24.14元。
  业绩考核目标是,第一个行权期:2022年度较2020年度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不低于12%,且不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2022年度净资产收益率不低于10%,且不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第二个行权期、第三个行权期与第一个行权期的内容一样,只不过是递延2023年、2024年的数据。
  三个行权期的行权比例分别为33%、33%、34%。
  “净资产收益率不低于10%”简直就是送分题,回顾过去10年,电科数字的净资产收益率都没有低于10%,并且基本上都高出不少。
  “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不低于12%”,这个难度很大,多年来,电科数字都未能达到这个指标,并且差距比较大。
  不过,如果收购柏飞电子顺利完成,且柏飞电子能保持现有的业绩的话,那么完成“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不低于12%”这个指标也是小菜一碟,完全可以躺赢。
  所以,如果这次收购柏飞电子顺利,那么即将实施的股权激励方案中的目标就很容易完成了。
  过去5年,电科数字只有2017年扣非净利润增长达到两位数。这次并购标的将带来上亿元净利润,意味着业绩有30%以上增幅,那么2022年度较2020年度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不低于12%的目标可以轻易完成了。
  2021年股权激励方案与2014年大同小异,业绩考核目标以及行权比例完全一样。凭借收购回来的上海华讯,电科数字业绩连续增长,股权激励轻松完成。
  资金利用低
  电科数字的业绩比较好,经营现金净流入也比较多,过去5年净流入累计超过20亿元,加上不需要太多的资本性投入,过去5年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累计约1.5亿元,导致越来越有钱。2019年末、2020年末,电科数字的货币资金分别为20.20亿元、25.27亿元,几乎都是银行存款,受限资金非常少。
  不过奇怪的是,2019年、2020年的利息收入并不多,分别为2762.57万元(含广州云硕云谷数据中心二期项目剩余工程结算款的资金占用费1496.44万元,扣除资金占用费后的利息收入为1266.13万元)、1522.72万元。以前年度更少,2016年至2018年,利息收入在600万元至700万元之间,自2016年以来,电科数字的货币资金不低于11亿元,并且受限资金非常少,为何利息收入如此少?
  同其他上市公司的数据相比就更明显了。
  中国重工(601989.SH)截至2019年末、2020年末货币资金分别为722.96亿元、624.22亿元,利息收入分别为18.91亿元、17.37亿元,利息收入货币资金比分别为2.62%、2.78%。
  中国船舶(600150.SH)2019年末、2020年末货币资金分别为485.21亿元、512.61亿元,利息收入分别为8.47亿元、11.13亿元,利息收入货币资金比分别为1.74%、2.17%。
  好想你(002582.SZ)出售所持有的杭州郝姆斯食品有限公司100%股权在2020年6月初收到交易对方支付的69797.78万美元(基本金额减去暂扣金额1000万美元)。好想你将部分资金用于理财收获投资收益,另一部分放在银行收利息。截至2019年末、2020年末,好想你的货币资金分别为5.35亿元、16.70亿元,利息收入分别为1159.06万元、5765.65万元,利息收入货币资金比分别为2.17%、3.45%。
  而电科数字2019年、2020年的利息收入(不含资金占用费)货币资金比分别为0.63%、0.60%,明显偏低。电科数字有息负债就只有几千万而已,完全可以将部分资金放在年利率高出不少的定期存款、七天通知存款等上面。
  2019年末、2020年末电科数字在关联方的存款分别为9.04亿元、9.71亿元,收取存款利息分别为196.42万元、237万元,利息存款比分别为0.22%、0.24%。2015年10月以来,活期存款的基准利率为0.3%,在所有存款中最低。不难看出,电科数字就是给关联方送温暖。
  而这也不是一年两年了,2017年末、2018年末,电科数字在关联方的存款分别为4.21亿元、3.85亿元,收取存款利息分别为53.37万元、103.85万元,利息存款比分别为0.13%、0.27%。
  因此,电科数字收购柏飞电子还要配套募集资金不超过5亿元资金的做法让人费解。电科数字并不缺钱,为何还要募集资金?资金收益率如此低,带来不了多少效益,发行股票反而会导致每股收益下降。
  预付款项大增
  过去几年,电科数字营收增长慢,而预付款项大幅增加。
  2018年至2020年,电科数字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3.03亿元、77.79亿元、81.30亿元,同期营业成本分别为61.55亿、66.16亿元、68.91亿元,各年末的预付款项分别为1.93亿元、3.19亿元、9.31亿元。预付款项连续大增,电科数字在年报中给出的解释:尚未结算的预付款增加。
  2020年末前五名预付款项合计6.39亿元,占预付款项余额的68.68%,未结算的原因是:尚未到货。其中账龄3个月以内的1.59亿元,账龄1年以内的4.81亿元。
  电科数字所属的信息技术行业具有发展迅速、产品生命周期短、市场变化快等特点。尚未到货的金额比较大并且时间比较长。
  过去三年,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额逐年减少,而预付款项前五名却大幅增加。2018年末前五名预付款项合计1.22亿元,占预付款项余额的62.93%,2019年末前五名预付款项合计1.97亿元,占预付款项余额的61.85%。2018年至2020年,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额分别为34.14亿元、30.83亿元、26.57亿元,占年度采购总额分别为55.47%、46.60%、35.56%。
  存货周转慢
  自2014年开始,电科数字进入缓慢增长期,营业收入除了2018年取得10.70%增长率外,其余年度的增长率均为个位数,增长第二快为2017年8.91%、增长第三快为2019年6.51%。
  2013年至2015年,存货周转天数在102天至108天之间,2016年132天、2017年145天、2018年161天、2019年178天、2020年165天。
  2015年电科数字营业收入61亿元、营业成本50亿元,年末存货15.61亿元。2020年营业收入81.30亿元、营业成本68.91亿元,年末存货29.36亿元。存货的增速远远超过营业收入、营业成本的增速。
  信息行业更新换代非常快,产品快速周转非常关键。然而,电科数字的存货周转越来越缓慢,面临的风险也会越来越大。
  证券市场周刊 新媒体
  集干货与才华于一身的运营平台
  快点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吧!

原创文章,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ixunlou.com/archives/183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